小龟日常-小伙伴

锯缘龟是有领地意识的,在原生地,它们习惯独居。

我的小橘子不曾生活在野外,它此刻正被我囚禁在一个不到一平米的箱子里。这里很安全,没有天敌,也不会再有其它的同类。

它能见到的活物就是一个顶着一头杂乱黑色毛发的巨型脑袋怪突然冒出来监视它的一举一动,对它说一些它无法理解的语言。还有两只巨大的触手怪时常在它的领地上肆意折腾。嚣张的触手怪偶尔还会把它抓起来把玩。

它会渐渐明白黑毛脑袋怪和五爪触手怪不会伤害它,它于是慢慢接受并且习惯这一切。何况触手怪还会带来食物。

从打破壳以后,小橘子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就被关在一个拥挤的蓝色饲养箱里,它发现身边的同伴会一个一个离开,不知去向。它天生长了一条歪尾巴,这个外观的缺陷让它被留到最后。它送别了所有兄弟姐妹,直到有一天它被装进塞满水苔的快递盒来到这里,住进这个我为它打造的小家园。

它躲在洞里睡觉,水塘里泡澡,草丛里散步,见到蚯蚓便捕来充饥。它凭着骨子里流动的天性本能的度过这种平静,诡异,周而复始的生活。

有时候它会透过白蒙蒙的整理箱模糊不清的观察这个神秘的外面的世界,它就一直呆在那,痴痴的向外面张望。

 

看着它的小背影,我总想,它会不会感觉到孤独呢?

它的到来填充了我的生活,我很高兴有它的陪伴。那么这个胆小敏感一有风吹草动就躲进壳里小龟,难道不需要同类的陪伴吗?毕竟即便像我这样有着孤僻性格的人,也还是需要家人,需要朋友的。

对于这只几个月大的小龟,我并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不知道它是否还残存着对于同伴的记忆,也不知道它的大脑皮层有没有进化到足以去支撑喜怒哀乐这些情绪。我只能去揣测这个跟我生命形态有着巨大差异的小生命的感受。

一个老爷们儿有这种想法很矫情。是。我就是觉得它需要一个伴儿,于是就为它找了个伴儿。

一个跟它年岁相当的小伙伴。

就叫它——小柚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