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龟日常-初来乍到

过年那阵儿发了个帖子想找一只锯缘苗子养。被删了。
主要是锯缘苗子还真是不好找。
后来看帖子一个大神提醒可以去闲鱼逛逛捡漏。
正好碰上一条刚发布的出苗子的信息,最后一只,马上预定!
4月中旬才出眠。
终于等到你!啥也不说了,缘分呐!

-2016出生

-2017年4月14日

#初来乍到#

顺丰还是给力,从江浙沪到珠三角隔天就到了。
据说最近活体管的挺严的,不好发,看来我这人品还是可以!

小家伙吓得不轻, 一直缩着,放在手上就用惊恐的小眼神儿盯着我。

太瘦了,还不到10g。
腹甲3.5cm。
小胳膊小腿儿细的呀。。。

 

按大神介绍的方法,浅水,打斜,静养了一天。用纸盖住箱子,没打扰它。(其实还是没忍住扒个缝儿偷窥了好几次
因为是苗子,不是下山,静养了一天就放到早为它布置好的环境里。
一开始,警惕的缩头缩脑呆在那。我刚一离开它就逃跑钻进躲避洞了。

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啦!

#熟悉新家#0416

买的这个躲避洞是陶土做的,很厚实,上面可以种植物,挺漂亮的,而且因为经常要给植物浇水所以保湿效果很不错。冬暖夏凉,有点儿小山洞的意思。
洞穴内部空间也够大,如果小龟躲到最里面, 我从外面是看不到它的。
开始主要担心洞口不够大,现在看起来足够这个小不点儿住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洞里趴窝了两天,第三天早上,我突然发现它爬到洞口了。抻着脖子四处打量。
应该是渐渐开始适应环境了,兴奋死了, 于是我就撅在那跟它对视了半天。还跟它聊了一会儿跟神经似的。

#开食儿#0418

后面两天,它都会早上在洞口趴一会儿望望风儿。小眼睛贼溜溜的。
我晨跑回来一边儿吃香蕉一边儿观察它,突然想到要不给它点儿试试吃不吃!!?就掰了一小块放到它眼前。它先是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慢条斯理的来了一口,还挺腼腆。
果然苗子是比较没心没肺,这么容易就开食儿了,开心啊~~~

#没事儿走两步#0418

在洞口观望有些日子了。终于敢出来走两步了。
速度可以啊,跟草上飞似的

对了,出来还拉了一坨翔。
是很健康的粑粑,跟土粒子质感差不多,不过是黑的。没啥味道(闻起来哈)。

 

 

#放飞自我#0419
环境熟悉的差不多,开始淘气了。
那天早上阳光很好,我估计它会出来溜达,一看居然在玩攀岩。
小细胳膊扒在花盆上抻着脖子奋不顾身往上登。

居然爬到洞穴上面去了。
具体怎么做到的我没看见,下来的时候摔了个狗啃屎被我目击了。


#生猛的小怪物#0420

不吃龟粮。
试了高够力基础粮和玉膳菌粮,都不吃。
跟香蕉混一起,连香蕉也不吃了。
用蚯蚓一试,根打了鸡血一样。
别看平时萌萌的,但是原始的捕食天性在它体内流淌着。
吃相非常生猛,飞快爬过来, 下口稳准狠。
被它咬断的半截蚯蚓奋力钻进土里,本以为劫后余生, 但是小龟把嘴里的那半截咽下去以后,转头就去扒土,一口就把逃走的半段蚯蚓逮住,很轻松就从土里揪出来, 不慌不忙的吃掉了。

 

蚯蚓去外面挖不现实,在网上买了半斤太平二号红蚯蚓,希望能把蚯蚓也一起养活了。
没想到快递出问题,隔了两天才派送, 正赶上深圳那两天闷热,死了一些。
主要是死蚯蚓的味道———那叫一个酸爽~~~
把死的挑出来, 活的放到土里养起。
第一次养蚯蚓, 没啥经验。
不过一点心得就是,喂蚯蚓的食物—剩菜叶,菜根等等,要切得碎碎拌进土里。不然容易招虫子。很多小飞黑,还是小苍蝇之类的。
而且菜叶发酵产生热量,消耗氧气,盖上盖子闷养可能把蚯蚓闷死热死,味道辣眼睛。
烂菜叶埋深点儿,养殖箱开着盖子通风,可以减少这些问题。

#泡澡#0424

我不会把小龟抓出来泡水,我觉得它凭本能可以判断什么时候需要喝水泡澡。不需要人为干预。
果然,今天早上发现它钻到菖蒲跟下面泡着呢。
感觉它不经常泡澡的原因应该是水区躲避不完善,安全感不够。
后面会改进。
现在考虑水盘子是不是有点儿浅了, 一直没想好怎么改进。
半水龟不需要深水,没法上过滤, 直接在箱子里灌水不好换,担心爆藻发臭生蚊子,只好暂时用盘子对付用。隔段时间把盘子拿出来清洁一下。
​过阵子广东天气要热起来了,水会蒸发的很快,对植物生长不利, 每天加水也会比较麻烦。一旦出门几天水肯定干了。
要怎么解决呢?

#小水塘#0425

 

欢迎!

感谢您关注吴贱鹏!

这个号会推送我写的字儿和Podcasts音频. 任何我在音频里提到的内容都可以通过关键词查找相关信息, 也可以用关键词搜往期内容,在微信上直接收听.

您也可以在苹果Podcasts(播客)或者荔枝FM上搜索 [吴贱鹏说书] 然后订阅收听全部音频内容.

如果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可以直接微信留言, 文字语音都行.

(表情看不到, 颜文字吧!-_-)

我还有个网站 http://www.rocwu.com 您也可以在这里查看关于 [吴贱鹏说书] 的一切.

撞鬼

加班,无聊。想着到外面抽根儿烟。便走到楼后面无人的空地,围着工业区大楼转悠。这栋这栋L型的楼很宽,被一千米开外的长长过道环绕。过道到外面是被围墙阻隔的草坪,还有一个废品收购站。夜,静静的流淌。这个时候工业区里总是静得很诡异。几盏昏黄的路灯投散出弱小的光晕,很难感染四周的漆黑。

我已经绕道楼后,凉凉的风夹杂着细细的雨丝抽在身上,不禁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可以听见自己的脚步落在小水洼里而发出的,细碎的怕打声。

突然,我感到头被谁拍了一下,很轻,仿佛只掠过头皮。 我忙回头去看。身后是一片漆黑。角落里的那盏路灯忽明忽暗的跳动起来。没有一个人影。我头皮发麻。心想,这纯粹幻觉,别他妈无聊了。吸了一口烟,感觉胸口憋闷异常,好像被什么东西把前胸后背紧紧的夹住。下意识挺了挺腰,正想深呼一口气,突然,我的头又被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心,小鹿乱撞。我停住脚步,转过身去。

天啊……身后,

依然,漆黑一团,一个鬼影也没有。

凉风迎面扑来,掀起我的衣角,只有我自己,在风中,颤抖。我丢掉烟头,抚摸了一下左手腕极度辟邪的黑曜石,然后,撒丫子就撂。我无暇顾及耳边呼啸的冷风,这风,掠过我受惊过度而倒立起的汗毛,掀动我单薄的牧狼牌白衬衫儿……我一路飞奔,像一个被死神追赶的绝症患者,恍然间,我觉得我就是那风一般的男子。

终于,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停到楼梯口,我大脑充血,眼前光影模糊。然而,就在我站起身的一刹那,我的头又被谁,或者,应该叫是“什么” 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表情由于过度惊恐已经变得扭曲了,我抓狂了一般,奋不顾身的把手伸到脑后去抓……

这次,我没有抓空,我抓到了什么,不是人!!!!

我已经绝望了,一种难以压制的呕吐感瞬间袭来。

我慢慢摊开手掌,一只硕大的扑鲁蛾子 的尸体 映入眼帘,由于刚刚的丧失理智,用力过猛,它,此刻,肠穿肚烂。绿色的屎流满我的掌心,一条大腿,绝望的,抽搐着……